序言:从Myanmar与Burma说起

缅甸:有份爱,种在了心里

序言:从Myanmar与Burma说起

——写在旅行之前

曾几何时,游记成了一种“奢侈品”,总以工作忙为借口,将那些过往的美好“束之高阁”。

 

缅甸之行,还是2013年的深秋,转眼两年多过去了。缅甸旅游就像这个国家这几年的发展。在我去缅甸旅行之前,身边的朋友还没有去过那里的,不过两年多一点的时间,已有三拨朋友,或是自助或是跟团,虔诚的信仰、独特的精致,无不让人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度。

 

回想当初,选择缅甸作为目的地之前,对她的了解无外乎新闻里不多的新闻(负面为主)以及一个响亮的名字——昂山素季。

 

将缅甸种在心里,也算个机缘巧合——2012年一个冬日的短假,准备去还没有《泰囧》的大热、还算“小清新”的清迈,查机票时,一个名为“曼德勒”的地方出现了!由此知道了蒲甘、茵莱……对缅甸旅行的轮廓也渐渐清晰。转眼快1年了,2013年的深秋,一周的假期,缅甸之行终于有了实现的机会。

 

自认自助游经验不少,在查阅缅甸旅行资料时,居然慌了!——最习惯的LP没有中文版、英文版缺货,穷游论坛上有价值的帖子难觅,连这几年用的比较习惯的Booking可供预定的住宿选择也不多。

 

在这突如其来的慌乱中才了解到——2011年9月,缅甸政府才取消了对3万个网站的禁令,互联网用户才得以自由浏览网页并首次接触互联网上的政治内容,登录”脸谱”、推特、YouTube等网站以及个人网页。

 

    更让我不解的是LP的封面:赫然印着Myanmar(Burma)!一个国家有两种叫法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

查了些资料,还有着一些这样的缘由——Burma是缅甸在英国殖民时期的称呼。1989年,当时的缅甸军政府将此改为“Myanmar”,以示和殖民时代的彻底决裂。但反政府人士和国际上的批评人士认为,“Myanmar”这个称呼不具合法性,因为它出自一个并非由选举产生的军政府之手。如此一来,在缅甸国名的使用上,国际社会出现了分歧。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法国,以及缅甸民运人士和海外流亡者都坚持使用之前的称呼“Burma”来指代缅甸。而按照联合国相关规定,联合国在使用国家名称时应尊重主权国家的意见,因此在联合国,中国、日本、德国等国家则使用“Myanmar”来称呼缅甸。——来源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

 

英文里究竟该如何称呼缅甸,世界范围都给不出个答案。好在旅行与政治无关,中文里没有这样的困惑,也不必为此再伤脑筋。

 

回到正题,旅行准备过程中,颇费一番周折,查到了仰光的一个住宿,位置算不上特别好,距离地标“苏雷塔”20多分钟的步行,优点确杠杠的:免费接机+邮件秒回!这两点的吸引力,对有过自助游人经历的人来说,不言自明。后者在这里更得加个“更”——有邮件回复,对计划缅甸之行,竟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!

 

有可能是因其不可比拟的优势,我提前3周预定,也只剩下不带私人浴室的双人间可选。仰光住宿搞定后,确定了缅甸最好的一站住宿:茵莱的“aquarius”。这是我第一次尝试Agoda,说来也是无奈,aquarius的邮件预定始终无人回复,Agoda预定后,酒店第一时间回复邮件,后续的种种联络也非常通畅,看来只是少不了Agoda这块“敲门砖”。

 

PS:基本不推介住宿的我,这次也算是一次破例,一来这里确实是个可爱的住宿地,二来缅甸的住宿真的好难定(至少在2013年是如此),三来这里的老板(娘)给了我一个超赞的推荐(后面会解谜),四来偶也是瓶子一枚。

 

幸亏假期有限,缅甸之行停留的城市只有4个,要不还不知要“忧愁”多久。搞定仰光、茵莱住宿后,曼德勒中规中矩选了一个,始终没有收到蒲甘任何一家住宿的回复邮件。

就这样,带着些许“惶恐”,第一次在“居无定所”的情况下,出发了。

 

2

未完待续。

本作品由西北偏北 授权缅甸观察发布,转载前请获得许可。

 

缅甸观察网(myanmarob.com)正在筹备中,无论您是探路者、观察家亦或是评论员,只要您对缅甸和写作感兴趣,都欢迎向我们投稿或联系我们开设专栏。

联系邮箱:domon@myanmarob.com
关注微信公众号:

qrcode_for_gh_1b0bcdfcab83_258

 

 

 

缅甸观察网 Myanmar Observation分享到:
西北偏北
Latest posts by 西北偏北 (see all)